[冰黄冰]动物感伤 02

2

黄濑在正午刺眼的光线中挣扎着撑开眼皮,雪白一片的天花板就跳进了视线里。他一下醒了,几乎弹跳般从床上坐起。不过好在几秒后他就确定了这是自己的房间,king size大床的另一边也并没有躺着什么裸露的女人——要知道他昨晚被多少姑娘塞了房卡。

宿醉的头痛依旧折磨着黄濑,他慢吞吞从柔软的被子中爬出来。昨晚黄濑并不想喝醉的,他只想早点回去他在这里的暂住地,在那一浴缸飘着浴盐香气的热水里泡一会儿,然后就热腾腾地爬上床,睡觉。但很可惜,这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总之他又一次在业内人士(简单地说就是一群光鲜亮丽的模特)的聚会中被四面八方靠过来的酒杯灌得不省人事。

他也曾严肃地向经纪人抗议醉酒对他吃饭的那张脸有多大伤害,对此那个漂亮女人总算是露出了一些同情的表情,但也只是同情而已。她拍着黄濑的肩说,凉太,你刚出名没多久,这种场合要多露露脸。几秒后黄濑才从那个过分亲昵的称呼中反应过来并及时地竖起鸡皮疙瘩。

于是我们敬业的模特先生还是不可避免地醉倒了,至于是怎么被弄回来的黄濑已经懒得去思考了。好在今天阳光够好,足以抵消黄濑宿醉后那点起床气。花十多分钟清理已经花得不成样的妆面,再次恢复往常清新爽洁不紧绷的素颜帅哥mode后黄濑从卫生间走出来,瞥了一眼闹钟,一点不到,还来得及吃个午饭。花了几秒在自己做和外出觅食间做了选择后黄濑拎起昨晚随意脱在地上的外套就向玄关走过去。从口袋拿出钥匙的时候带出了什么,黄濑下意识朝地上一看,昨晚得到的那张名片躺在脚边。

“冰室辰也……啊。”


黄濑想说他真的没有那个恶趣味去窥探别人的生活,他只不过是最近工作有点空,身在美帝又不认识什么人,闲出病——对,只是太闲了。闲到没头没脑地把从冰室那儿拿到的名片扔给经纪人,让帮忙探个究竟,学校工作职业经历就全到手了,就差没搜出若干情史前女友来。这还没完,比如说又一个没外景棚拍的日子,黄濑架着夸张的大墨镜趿着与之不太相称的人字拖,悠闲地在便利店里挑选出午饭的速食食品后他一个转身,朝书报架走过去。

说实在的黄濑不怎么买杂志,一是基本每周都能收到一些样刊二是自己那张脸从小看到大,不说看吐了,也早就审美疲劳了吧。所以他以前是从没留意过类似书报亭这些地方的,现在冷不丁凑过去一瞧,少说两三成都是自己那张放大到能见毛孔的脸,不免有些文化冲击的效果。黄濑这才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红了。

自恋情绪维持了没多久,黄濑转头对收银台躲在报纸后打盹儿的胖大叔说,老板,有没有《XXX》杂志。

好在那便利店大叔从报纸后打量了这高个子墨镜男好几眼也没认出那堆花花绿绿的娱乐杂里有多少张脸就属于他。

说起来这本《XXX》杂志就出自冰室供职的小杂志社。而黄濑从经纪人那儿得到的情报如下:冰室辰也男26岁,A大学研究生在读兼职某杂志摄影师。这便是黄濑买下这本杂志的全部原因。有时候他也奇怪,是不是自己在这个与各种绯闻小道消息相伴相生的行业里呆久了,渐渐也沾染上了这种有事没事大事小事都要探个明白的八卦习气。不过想来想去还是不愿意承认,黄濑依旧决定把这归功于近日空闲的工作情况。


手里提着便利店塑料袋黄濑啪嗒啪嗒拖着鞋上楼。不知道是最近行业状况惨淡还是怎样,公司模特公寓里竟有一种人头攒动的感觉。要知道平时就算住在同一层的模特们也没有太多见面的时间,就比如说斜对面房门前那个和黄濑同时开门的,比他还要高还要白的男人,他也是第一次见。尽管如此,黄濑还是热情洋溢地打了招呼。

进门的第一时间手机就响了起来,黄濑慢吞吞放下满手的东西,伸手进裤袋里掏了掏拿出来。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瞬间黄濑手腕猛地一震,手机差点滑脱出手。

要知道他和青峰没有联系的时间已经可以用年来计算了。


TBC

评论
热度(1)
©遠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