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黄冰]动物感伤 01

啊……为什么写了这样的呢




  1

露台上恰到好处的凛冽晚风让黄濑因着酒精和靡靡电音而混沌的大脑顿时清醒了七八分,还有那剩下的两三分便是本性使然。他从来不是个全然清醒的人,要不然怎会执念于某些疯狂的小事多少年也绕不出去。不过实际上,已经绕出去了,只是他个人并不太甘愿接受这以失去的年轻冲动为代价带来的清醒理智,潜意识里觉得还回得去,来日方长。

也就是想想而已,黄濑觉得自己大概是年纪大了,渐渐觉得一根筋投入一件并不会有所回报的事,以热血和青春作为借口,也不是那么英俊又潇洒呢。想到这里,黄濑无不忧伤地抬起手腕,把从刚才乌烟瘴气的派对里带出来的鸡尾酒一饮而尽。那颜色怪异的液体顺着食道一路烧灼着进了胃袋,顿时酒气轰地一下冲上了脑意识又模糊了半分。黄濑咂着嘴暗骂起了那调酒师的糟糕品味,干嘛不直接出售医用酒精啊大叔。黄濑总觉得哪里有隐隐的不爽,无处发泄,便将鸡尾酒杯重重扣在露台浮夸庸俗的大理石护栏上,冰块与玻璃激烈碰撞发出一阵清脆响声。

估计是动静大了,惊扰了这空旷露台另一端的某位客人,黄濑敏感地察觉到有视线聚焦在自己的右半边脸上,清冷而尖锐的。天哪,黄濑想自己可能有点醉了,论平时是怎么都不会松懈到在有第二人的场合做出什么失态举动,毕竟作为一个当红新人模特广告小王子——这些都是杂志上的描述,黄濑本人并没有太当一回事——还是得有那么点对狗仔的警觉。黄濑正思索着要以怎样人畜无害又英气逼人的笑容掩饰方才一瞬间的小小失态,对方却没给他重新伪装好的时间,黄濑就这么直直地盯着那个比他矮不了多少,身形修长的男人在房里投射出来的暧昧灯光中笃定地朝他走过来,硬底皮鞋掷地有声。

“刚才就注意到你了,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哇哦,日本人。自黄濑被经纪人赶到太平洋对岸来发展已经过去大半年,母语挺久没过过脑子,现在这突然一下,反倒有些不真实感。黄濑的视线随着低沉下去的尾音停留在来者脸颊的,一颗泪痣上。几秒后他差点笑出声来,这位帅哥,你的搭讪方式太过时了。

可这帅哥倒像是认真的,黄濑看着他微微偏着脑袋作思索状,似乎是想从记忆里搜刮出点什么来证明他并不只是个来随意搭讪的奇怪男人。这就让黄濑有点过意不去了,他默默地收回了方才的嘲弄。最后这男人好像得出了什么结论,眼神一下亮了起来,在这漆黑夜色里也显得太过明亮了。他动了动薄薄的,挺好看的嘴唇,吐出了“海常”两个字。他问,你是不是那个海常的王牌。

黄濑愣了,距最后一次听到这个词已经有些年头了,像是上半辈子发生的一般,尽管他活过的这辈子也不怎么长就是了。但生疏归生疏,有些东西却是已经融入了血液里的,就比如现在黄濑几乎就可以感受到那种整个身体都蒸腾出热量的畅快感,一切汗水淋漓的记忆都涌了出来。那些大把大把挥霍在闷热体育馆里的时光又向他袭来,也不问他愿不愿意想起。

黄濑点点头,说实在的,比起被人以电视杂志上的形象记住,他更喜欢“海常的王牌”这个说法。他很是喜欢篮球的,尽管已经不再打了。

“那么你呢?我认识你?”黄濑问回去,而对方则是一副我知道你会这么问的表情。“冰室辰也,我高中时也打过篮球。”见黄濑依旧茫然的样子,他又补充说:“秋田的阳泉。”

“啊!是小紫原的学校……”话一出口黄濑就觉得自己说得太大声了,随即抱歉地笑笑。不过他们的交集也仅限于此了吧?

对话并没有再进行下去,沉默中黄濑把酒杯举到嘴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已经喝完了酒,于是动作就这样僵硬地停止,也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是好,直到有人推开露台的门。

“黄濑,快回去了。”是经纪人的声音,平时是听到就会浑身不自在的,可不知为什么,黄濑松了一口气。

转身走回去时手臂被拉住了,隔着衬衣薄薄的布料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个叫做冰室的男人骨节分明的五指有力地握紧。他另一只手伸进裤袋里摸出一张卡片递到黄濑手上,附赠一个不要钱的笑脸。“如果还有机会见面的话。”

黄濑低头看着手中那张名片,米黄色纸片上用漂亮的花体字印着Himuro Tatsuya的字样。“冰室……辰也。”黄濑下意识地动了动唇,真是个好听的发音。

然而酒红色长发的经纪人并没有给黄濑更多消极怠工的时间,推着他又一头扎进了那迷幻的灯光与浑浊的空气之中。


TBC

评论(3)
热度(2)
©遠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