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青]Back

黄濑抬手敲门,三下之后他收回手,安静地站在门外等着,却迟迟没有得到回音。他想里面的人要么是睡着了,要么是懒得理。于是他伸手轻推,发现门虚掩着,稍一用力门便向里吱呀一声开启。黄濑向前看去,青峰正躺在床头微微向上抬起的病床上兀自摆弄着手机。看来是属于后者了,黄濑苦恼地想。

“你来了啊。”

“嗯,抱歉,前段日子一直抽不出时间。”黄濑关好门后走近床位,一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道什么歉。”青峰关掉屏幕,把暗了的手机往身边一扔。他侧过头来看黄濑,约莫一个多星期没见,黄濑的黑眼圈已经比上次见面时深了一层。

“什么时候出院?”

“不知道,不是我说了算,尽管我现在就想让你带我走,去哪都行,只要离这里远远的。”

“有点耐心吧,小青峰。”黄濑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虽然不想这么说,但你的身体早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了,并不是只要对自己负责就够了,你也知道的。”

“但你也何尝不是呢。”青峰略带挑衅地看着黄濑,后者没有什么反应,算是承认。

他们对彼此的事都心知肚明,并不需要什么语言的。

这是他们选择的。作为一个T台上炙手可热的后起之秀和一个NBA新星,他们的职业带给了他们多大的名利,也就带来了多大的阻力,这一点两人之间也是再清楚不过的。既然选择了,就别无选择。

短暂的对话之后,单人病房陷入一片沉寂。青峰单手枕在脑后,仰面躺着,视线焦距在天花板的哪处无以考证。这天阳光很好,光线被病房百叶窗分割成条状,洒在雪白的被褥上。

说起来这大概是青峰开始职业生涯后的第一次负伤,而且时机未免太巧,那次是黄濑好不容易从经纪人手中取得了一天的假期而有幸去现场好好看一场青峰的球赛,顺便可以期待一下赛后一起吃顿晚饭。意外突然降临,你可以叫这命中注定。

青峰倒地的那时候黄濑刚按掉一个经纪人的催命电话,果断关机后把手机扔进包里。现场突然骚动起来,黄濑抬起头不解地往场上看去,而下一秒他便倏地从座位上站起,惹得边上的几个观众侧目。

他看见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侧身躺在场上,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

说实话黄濑见过球场上青峰的各种姿态,开心地打着球的,孤高而不可一世的,遇敌后兴奋难抑的,唯独这样姿态是第一次见到,黄濑感到完全的不知所措。

很快,场外待命的医护人员都进入了球场,其中两人合力把青峰抱起抬到担架上,往球员通道里撤走了。

再次见到青峰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医院里。黄濑在墨镜和鸭舌帽的掩护下才避开了狗仔眼线,得以成功进入。来之前他甚至已经做好准备,面对类似“超人气男模陪伴神秘女友孕检”的可笑新闻见诸各大媒体娱乐版面。真是个该死的职业,黄濑想。

问到青峰病房号码倒是没有花多大力气,护士台的小妞仅仅是对着黄濑那张男模脸就已经失去了部分思考能力,这不免让黄濑又感激起了他的职业。黄濑耐心地配合护士进行着访客登记,在被问及和青峰是什么关系的时候,黄濑说,我们是朋友。他一点没有犹豫。

兜兜转转找到青峰房间,走近的时候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人穿着白衣似乎是医生,另一人黄濑有印象,是青峰球队的经理。美国人的英语说得太快,吐音不全,刚来这边发展事业不久的黄濑只从两人的对话中捕捉到了只言片语,“十字韧带”“撕裂”“赛季”“价值”。

然后黄濑在那两个人诧异的眼神中推开了房门。

青峰比黄濑想象中老实不少,他已经换上医院里无趣的浅蓝色的病号服,仰面躺在床上,闭着眼。黄濑以为他睡了,但他蹑手蹑脚走近的时候青峰却慢悠悠转醒,抬眼看他。黄濑突然忘了要说点什么,不过想想也没什么重要的,于是随便扯了点话。

“什么感觉?”

“痛。”

“手术呢?”

“明天吧。”

黄濑张张嘴,本想再说出些安慰的话来,随后想一想,这未免太显做作。他就是想来看看青峰,没别的意思。

年少的时候,两个男孩子在一起总是聒噪的,互相抬杠,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他们之间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其实并没有什么疏远啊,大概这就叫做成熟。

”没什么事了,我明天再来看你。“

黄濑说完就真的走了。但是他并没有实现自己的承诺,事实上是直到一个多星期以后的今天黄濑才得以从各种工作中脱身,这让黄濑感到愧疚,尽管他肯定青峰能理解他。

无语的时间持续了很久,百叶窗外的光线在不经意间悄悄换了一个角度,直直照射在黄濑的脸上晃了他的眼,他抬起手去遮。

“出去散散步吧,阳光这么好。”黄濑突然开口。

“你确定?”

“对啊,我认真的。”

确实,青峰已经被医院里混杂着呛人消毒水气味的空气闷到不行,他心里暗暗地对黄濑的提议表示了赞赏。

考虑行动方式的时候青峰直接拒绝了轮椅。他说他只是裂了一条韧带又不是没了腿。于是黄濑就说要么我背你。

“开玩笑,不行。”青峰看起来态度很坚决,想想也是,190多的年轻男人怎么看都是负责背别人的角色。

“难道你忘了?我可是答应过你的啊。”黄濑笑得一脸得意。

后来在黄濑坚持不懈的提醒下,青峰总算是想起来了。

那次是他们作为帝光三年级参与的最后一次校运会。青峰的体育成绩自然是没话说,不过那个时候已经走上了中二弯路的他绝对是没有凑这种热闹的兴致。于是青峰选择了在运动会期间溜到天台上补眠,但是他没有考虑到学校操场离他的偷懒地点有点近。

青峰是被一阵女生兴奋的尖叫吵醒的,并且这阵噪声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撑着上半身坐起,余光一撇正巧看到黄濑向他这个方向跑过来。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黄濑给他发的简讯,内容是关于他被要求代表班级去参加男子1200米长跑,感到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啊,不是快领先第二名50多米了吗。

黄濑跑到近处的时候一抬头也看到了青峰,想都没想就抬手向顶楼的青峰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别太得意了。黄濑凭他良好的视力读出了青峰的口型。

结果没过多久青峰又听到了一阵更大的惊呼声,他站起来往不远处的终点看过去,黄濑正艰难地从地上站起,然后跳了几步总算冲过终点。

果然还是太得意了。

青峰犹豫之后还是朝楼梯口走过去了,他给自己的理由是睡得腿麻了需要活动。

找到黄濑的时候一个矮小的女生正在往黄濑脚踝上喷冷却喷雾,一转头看到青峰的时候露出了一副得救了的表情。说是需要后续处理,但是周围没人能挪得动这个大个子男生,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背起黄濑的时候青峰用了很长时间稳住重心,不致于和黄濑一起摔个人仰马翻造成二次伤害。青峰从来不知道体会过150多斤的重量原来这么可怕,记忆中他是背过五月的,不过女孩子嘛,轻得几乎一只手就能扛起来。

最烦人的是黄濑完全没有安分地配合他,一个劲儿在他耳边聒噪着。他问:“呐,我是不是第一个被你背的男生啊。”

“才不是。”不过后来想想的确是的。

最后终于挪到医务室门口的时候,黄濑说:“下次找个机会我也来背小青峰吧,算我欠你的。”那个时候青峰觉得他的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这句话根本没往心里去。

没想到黄濑一直记着。

双脚离开地面的时候青峰有点慌,不由自主地勾上了了黄濑的脖子。“轻点啊小青峰,要不能呼吸了。”

“啊,抱歉。”这对青峰来说真的是第一次,他对自己的体重也是有点自觉的,并不觉得有什么人能背着他下楼。不过对于黄濑的怪力他也是有所耳闻,好像以前在帝光体能测试的时候黄濑的握力出乎意料的是最强。

医院是有电梯的,不过青峰说电梯里人多会尴尬,执意要走楼梯。黄濑一路上一直在偷笑,还是害羞了呢。

天气果然很好,终于久违地沐浴在了阳光下的青峰感到身体里所有的细胞仿佛焕然一新,蒸腾出了热量。他举起手伸了个懒腰。

黄濑没由来地想起毕业旅行的时候他们一时兴起去山顶看日出,当然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奇迹的其他人。

那时候青峰也是站在黄濑身边,和他一起看着一轮金红的圆日在夏日湿气里略微晃动着,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

日光洒在少年们的脸上。


FIN

    

评论(2)
热度(13)
©遠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