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tag抱歉,出个本,价格私信走咸鱼

再见2014。这混乱的一年里做了两个改变人生轨迹的决定。希望今年好运啦。

AO3上一些文的推荐

caution

*AO3是个英文(还有一些其他语种,总之是欧美那块)同人小说的站子,对有些朋友可能会有点障碍……

*我所推荐的,都是以我个人的审美为准,如触到雷点,请自由地点叉0v0

*轻微剧透

*欢迎交流


=================================

(点标题有链接)

1、1994 by Vee

极力极力推荐的一篇文,但是我还没看完_(:3 」∠)_

长篇,已完结。

现代AU,艾伦第一人称。这个AU很有点意思,设定为美国90年代,非常有味道。这里的利威尔(26)是个drag queen(变装女王,感受一下就好)。因为一些奇妙的原因,和埃尔文产...

[冰黄冰]动物感伤 02

2

黄濑在正午刺眼的光线中挣扎着撑开眼皮,雪白一片的天花板就跳进了视线里。他一下醒了,几乎弹跳般从床上坐起。不过好在几秒后他就确定了这是自己的房间,king size大床的另一边也并没有躺着什么裸露的女人——要知道他昨晚被多少姑娘塞了房卡。

宿醉的头痛依旧折磨着黄濑,他慢吞吞从柔软的被子中爬出来。昨晚黄濑并不想喝醉的,他只想早点回去他在这里的暂住地,在那一浴缸飘着浴盐香气的热水里泡一会儿,然后就热腾腾地爬上床,睡觉。但很可惜,这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总之他又一次在业内人士(简单地说就是一群光鲜亮丽的模特)的聚会中被四面八方靠过来的酒杯灌得不省人事。

他也曾严肃地向经纪人抗议醉酒对他吃饭的那张脸有多大伤...

[冰黄冰]动物感伤 01

啊……为什么写了这样的呢


  1

露台上恰到好处的凛冽晚风让黄濑因着酒精和靡靡电音而混沌的大脑顿时清醒了七八分,还有那剩下的两三分便是本性使然。他从来不是个全然清醒的人,要不然怎会执念于某些疯狂的小事多少年也绕不出去。不过实际上,已经绕出去了,只是他个人并不太甘愿接受这以失去的年轻冲动为代价带来的清醒理智,潜意识里觉得还回得去,来日方长。

也就是想想而已,黄濑觉得自己大概是年纪大了,渐渐觉得一根筋投入一件并不会有所回报的事,以热血和青春作为借口,也不是那么英俊又潇洒呢。想到这里,黄濑无不忧伤地抬起手腕,把从刚才乌烟瘴气的派对里带出来的鸡尾酒一饮而尽。那颜色怪异的液体顺着食道一路烧灼着进了胃

[青桃]不过是光阴

HB to Seule


今天路上很空,青峰加了一把油门,福特车畅快地跑着。

又超过一辆慢速行驶的集卡后青峰眼光一撇后视镜,却照见自己的模样。说实在的,今天可能是他26岁不长不短人生里穿得最为正式的一天。不似以往松散的休闲装和宽大的球衣,剪裁得当的西装严丝合缝贴于身上,衬出衣服架子一样的好身材。烫得平整的衬衫领子底下压着一根条纹领带,质地良好样式时髦,温莎结打得像模像样。那是某次比赛后球队经理突然敲开他在酒店的房间,不由分说塞到他手里的。说是个女球迷送的,来自某个奢侈品牌子,还挺值钱,让他收着。当时青峰没多想就往行李里一塞,谁又能想到这条本被认为会在衣柜里压箱底的名贵领带有朝一日会真的被戴上。

就像青...

[黄青]Back

黄濑抬手敲门,三下之后他收回手,安静地站在门外等着,却迟迟没有得到回音。他想里面的人要么是睡着了,要么是懒得理。于是他伸手轻推,发现门虚掩着,稍一用力门便向里吱呀一声开启。黄濑向前看去,青峰正躺在床头微微向上抬起的病床上兀自摆弄着手机。看来是属于后者了,黄濑苦恼地想。

“你来了啊。”

“嗯,抱歉,前段日子一直抽不出时间。”黄濑关好门后走近床位,一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道什么歉。”青峰关掉屏幕,把暗了的手机往身边一扔。他侧过头来看黄濑,约莫一个多星期没见,黄濑的黑眼圈已经比上次见面时深了一层。

“什么时候出院?”

“不知道,不是我说了算,尽管我现在就想让你带我走,去哪都行,只要离这里远远的。”

“有点耐心...

[黄青]牵手

“喂,到海边去吧。”青峰吃掉汉堡放下手里的包装纸,这样对黄濑说。

黄濑使劲眨了眨眼睛,“说笑吧?”

这时候他们正在合宿地外不远处一家西式快餐店解决晚饭。并不是没有吃过,只是在当天的所有训练结束后他们两个一时兴起打起了私球,几乎消耗完了晚餐摄入的所有卡路里而感到饥肠辘辘。无奈食堂早已停止供应,他们只好溜出去自行解决。

这家快餐店位于海岸公路旁,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向外看去就是太平洋的一隅。确实,有沙滩,有海水,有夏天,两个少年,符合去海边的一切动机。

“没说笑,走不走?”青峰说着就站起来,两手插进口袋里往门口走。“诶?等等啊。”黄濑放下没喝完的半杯可乐,跟着走了出去。

自动门叮地一声打开,他们迎面和吹过来...

©遠雷
Powered by LOFTER